简体|繁体|English2017年11月24日    星期五 我要投稿

首页 > 印象宣威 > 人文宣威 > 文学艺术

记忆年少时的班主任

来源:经开区—速金学     2017-09-11 10:11:07     阅读次数:

人在成长过程中对于“时光”的概念,在不同阶段感觉并不一样。儿童时期,感到甚是漫长,觉得时间过得极为缓慢;少年时代,悠悠岁月,繁重的家庭作业伴随跳“小黄牛”的游戏,读书的严肃与玩耍的活泼都不耽搁;稍长年代,感到时光飞逝,且学且珍惜。回首一顾,时光无情地飞逝而去,而伴随着自己成长一同过来的还有我的班主任老师们。

我的入学启蒙阶段是在幼儿园时期,就读地点就是现在的宣威市幼儿园。那时学校树木很多,与榕城二小(现在的宛水一小)隔着一堵墙,两校借助一道小门相联通。我的启蒙老师是刘老师,那时的她35岁左右,对我们和言悦色,怜爱有加。懵懂时期的教育感化,需要的是耐心。刘老师耐心和细心让我与几十名同学学会了从1数到100,那是一件让每个同学都很自豪的事,我们在教室里一大声一大声地一起数阿拉伯数字的情景,至今仍象放电影一样在我眼前历历在目。那时幼儿园上课,现在想来真是有趣。上课前,老师让我们把双手放在身后,并让我们认真地说:“我们都是木头人,不许讲话不许动。”然后,全体同学就暂时安静下来听老师讲课。
    带着会数阿拉伯数字的小小基础迎来了我的小学时光。高老师是我的班主任,她当时50岁左右,梳着当时的“上海头”发型,两侧的头发用“别子”整齐地扣住,显得特别干练。高老师对于同学的学习要求严格,尤其是在要求同学背诵课文时,那是毫不含糊,绝不妥协。“背诵不了,不准吃饭。”那是老师逼着同学读书的方式,虽则严厉,但长大的我方才感到那是老师另一种方式对同学的爱。每每回想小学时光,《金色的鱼钩》、《翠鸟》课目仍是我对校园读书生涯难以忘怀的记忆。高老师又是慈爱的,如同母亲般的温暖。冬天的教室,温度低,同学们的手冻僵得写不了字。还是老师看在眼里,想在心里,早早起来,拎来燃着暖暖的火炉放置在教室里,慢慢地,整个教室温暖起来,同学们的内心也是充满感激的。

懵懂少年时期还包括初中年代,郭老师是一个帅气正值壮年时期的老师,他严厉也不乏幽默。至今,我仍记得在上一节课时,有同学调皮地问,半死不活的小鸟,倒底是死还是活?那时,我原本以为郭老师会迁怒并斥责提问题的同学,但老师认真且幽默地回答了……这个细节我至今仍然觉得对自己有很大的启示:那就是,对孩子的教育,耐心回答才是最好的言传身教。
    子曰:“三人行,必有我师。”可见,老师是随处可见的。“师者,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。”老师,就是在你成长过程中给你指点迷津的人。但通常我们所称呼的老师,专指学校里教授知识的智者。学校里的众多老师中对我影响最大的还是班主任,于我而言,班主任老师仍是在我成长过程中影响很大的指路人。在学校里的读书生涯既是漫长的,也是短暂的,这个过程中有获取知识的快乐,也有读不懂、读不明白的苦恼,老师们的耐心培养和细心教诲对自己的成长是一种很好的见证。回首往事的点点滴滴,感谢老师们的一路陪伴!

相关评论

主管:宣威市人民政府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主办:宣威市人民政府办公室
运维:宣威市政府信息公开管理服务中心   
滇公网安备 53038102530400号   备案:滇ICP备 07000623号
技术支持:壹佳科技

公车平台

官方微博